【南开创业者】今日头条张一鸣:你关心的,才是头条!

原创作者:允能创业商学院 2014-05-22 09:40
张一鸣: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,他曾先后参与和创建酷讯、饭否和九九房,历任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,饭否团队技术合伙人,九九房创始人兼 CEO。


 
张一鸣: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,他曾先后参与和创建酷讯、饭否和九九房,历任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,饭否团队技术合伙人,九九房创始人兼 CEO。2012 年 3 月张一鸣创建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,主导开发移动应用“今日头条”,一款以技术主导,通过机器进行社交兴趣挖掘、计算、放出,为用户推荐个性化信息的资讯类 APP。
“去年这个时候,如果说我们还是手机新闻新秀的话,现在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四大门户之一了。”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CEO张一鸣兴奋得声音都像在发光。
这个刚刚迈入30岁门槛的年轻人一年前入选了福布斯中文版“30岁以下30人”,然后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,他旗下的“今日头条”就先后8个月霸占了AppStore新闻类应用的榜首,光芒掩盖了新浪、网易、搜狐、腾讯这些互联网门户巨头。
一年前,“今日头条”拥有1,000万用户,而现在已经拥有9,000万用户,增速超过500%,每天都有1,000万用户(即日活跃用户数)在“今日头条”上消耗近3亿分钟。字节跳动旗下另一个移动APP“内涵段子”用户也已经跨过了1,000万用户的门槛。
极具冒险精神的技术宅
虽然从张一鸣的外表来看有些技术宅,但其内在是个很有冲劲的人。他说:最初在酷讯得到了很好的锻炼。当时因为年轻,可以没日没夜的工作,通宵达旦的情况也时常有。如果下班回家早,一般也是看书,学习到晚上一两点。那段时间让人感觉很充实,那两年经常没日没夜的学习
我觉得现在的公司发展很快,周围有许多优秀的人,所以需要尽可能地为自己充电。而且最关键的是,有很多事可做,有很多问题要解决。而要解决这些事情就得学习,所以我觉得酷讯的经历给我的帮助很大。在如今的互联网信息很发达,你想学的任何东西在互联网上都有,你差的不是知识是实践。所以我的一个观点是,对于优秀的人而言,你可以从互联网上获取知识,而学习知识最好的动力来源就是工作需要和兴趣需要
在离开微软之后,他成为饭否的一个技术合伙人,在饭否他负责搜索、热词挖掘等,这让他有充分积累大量社交数据分析的技术。而对于饭否的失利,他也只是以或许是时间不对一带而过。
当饭否关闭后,张一鸣在海纳投资下创立了中文房产搜索网站九九房。九九房也曾经推出过移动应用,包括掌上租房、掌上新房等。九九房在那时已经成为第三大房产信息网站,并在移动领域同类应用中遥遥领先。在九九房进入商业化后,我觉得一个从运营出身的对商业敏感的人会更擅长这类商业运作,所以我们找到了一个资深的管理人,接替了我的工作。而我对移动互联网比较感兴趣,所以后来在2012年初建立了字节跳动科技。张一鸣由此开始了离开饭否后的第二次创业。
我之前的技术人脉比较好,与很多大公司技术人员,比如奇虎、百度、Google、微软都共事过。在建立了字节跳动后,面试过很多人,至少500人。在最初建立的技术团队里,也有一些是我曾经的同事。在经过几轮严苛的筛选后,字节跳动的技术团队由此形成。

一年成为行业巨头
对公司成长感受最明显的是字节跳动的员工:在去年6月他们的办公室从居民楼中搬到了写字楼,而且整整是一层,现在他们又要开始筹备另一层的装修;他们的老大从周鸿祎的奇虎360挖来了拥有价值千万股票的首席大厨王师傅,每天三餐光成本就要60元;现在除了购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补贴之外,那些在公司附近居住的员工每个月还能获得1000元的住房补贴。
事实上,在登上福布斯中文版不久,字节跳动就完成了B轮融资。只是对张一鸣而言,融资的压力其实已经不重要,字节跳动已经开始了自我造血的商业化道路。
从2013年7月开始,“今日头条”开始加入广告,到2013年12月月广告收入已经接近100万美元,单月环比增幅超过60%。“这还是在团队只有2个人的情况下,都是主动找上门的客户,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。”
张一鸣计划在2014年才开始正式发力推动字节跳动的商业化进程。目前的字节跳动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。但是张一鸣认为这个意义并不大,他准备马上再度不平衡。在研发、数据中心和市场的投入上加大力度。“移动互联网的窗口期就是2013年到2015年。”过了30岁的张一鸣最大的收获是明白时间的紧迫。
如果说一年前的张一鸣还更多给人柔和甚至柔弱的感觉,但现在语气中开始透着更多的坚定和坚决,他开始真正明白了“三十而立”的道理。
“我最大的变化是学会了说不 ,当你觉得时间紧迫的时候你会更强烈的表达自己的决心和意愿。”同张一鸣一样越过30岁这个门槛的还有他很多同事,结婚生子、父母退休身体每日愈下、爷爷奶奶这些至亲的人离自己而去,这些人生变化伴着更紧迫的责任而来,他们每个人都正在面对或者即将面对。
而张一鸣要负担的也不只是自己的人生,也是伙伴们的人生。“很多人将精力的80%、90%都放到了公司,公司也就承担了他们的责任和义务。”理科生的张一鸣骨子里很有几分人文气。
在公司里,张一鸣遇到的最大挑战是管理方式的变化,“四五十人的团队和一百多人的团队管理起来有着巨大的区别。”无论是在酷讯还是在九九房,张一鸣此前的退队规模从未超过50人,这样的规模之下张一鸣可以一切亲力亲为,像一个项目经理一样工作,每个人的工作进度都在他的脑海中。
而在100人规模的公司中一切都不同,“什么都不做每个人聊一个小时一周的时间都不够。”张一鸣开始改变自己习惯的方式:他开始学会授权,把工作委托出去,虽然开头总是很不放心,但是学会了设置关键的监督点;他以前注意保持团队和谐气氛,现在更强调有话直接说,不能饶弯子,不论是好话还是不好;开始更强调结果为导向,强调拥抱变化,并把合适的人放到合式的地方,公司在快速前进不可能停下来等待一个人的成长;依然认为更多沟通很重要,要跟下属跨级下属沟通。
   一年间,唯一不曾发生大变化的可能就是产品发展的核心战略。尽管一年间“今日头条”在产品形态上有了数次改版,但用“搜索+推荐”给用户推荐有价值并且个性化信息的战略一直未变,张一鸣也依然执着于对“短文本、长文本、图片、视频和结构化信息”五种信息的精准处理和对用户兴趣的牢牢把握。

 
   “产品上唯一有变化是我们会新增一个创造内容的平台。”张一鸣打算下一步在“今日头条”上创建一个平台,让媒体和自媒体可以直接在“今日头条”客户端上创建内容和进行商业变现,每一个媒体可以在其上创建并发性自己的报纸。这样的“今日头条”将从一份“报纸”变身一个创造报纸的地方,完成自己从工具到平台的转化。
 
 
 
已有7182人阅读

栏目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

热门帖子

最新帖子